天野陌衣

影\BE\致郁向

写于20170406-0417

自己的世界观,雷同巧合。
本来不想在主号上发这么负能的东西的,但……还是不要在意这个了……
完美主义者 可能还会持改,刚写完总觉得挺不错,一年后再看……哪里都好尬啊……(暂时原文录入)
☆基础设定就是:主人公杀死的实际上是他的另一个自己,而另一个自己正好想被杀掉。所以其实就是……
☆虽说是BE,但其实 开端即高潮,开端即结局。前面都只是为了稍作铺垫,渲染气氛。
☆背景:不是古代,也不是页游,是带点未来气息的激光无显示器系统,再把页游的血量和技能加上。
做好心理准备后就点开吧
★    ★    ★    ★
当有那一天,你在你的兵器下发现了另一个自己……[题记]

他是一位普通的战士,湮没在千千万万同样平凡的士兵当中,好像一粒沙子。
国家因欲望和仇恨而动荡不堪,他带着满身迷茫走上战场,在杀戮中寻找自己人生的全部意义。保护他脆弱身躯的,只有一副薄薄的盔甲。
而这,就是既定的命运。

天色缓缓归于黑暗,犹如墨色充溢空中,令人窒息。
据上将说,这是一场极其重要的战役,他们希望通过今晚的突袭,消除敌方最主要的军事势力,如果这次取得了胜利,他们与敌方的实力强弱就能基本确定下来。
于是他又一次,被投进一场无法决定自己生死的挣扎中,一场重复了数月的噩梦。一声号令,他手持武器,跟着大家一起冲上前。
……

浓稠的黑暗中,惟有冷冷的刀光从眼前纷乱掠过。仿佛只是瞬间,就见横尸遍野。而他的双眼,早已习惯了这种血腥的景象,手因为长期做着这样的残忍事情也早已麻木,毫无感觉。
这时,战役将近结束,刚刚的口号声和哀叫声趋于宁静。他好不容易从地上站起来,疼痛从身上千百个角落一齐袭来,让他无从回避。他用余光扫了一眼自己的体力[即HP],发现只能再坚持一小段时间了。他伸出右手,最后召唤了一次长剑[*并不是纯冷兵器],像对其他无数个敌人一样,把它用力刺入敌方一个幸存者的胸口,之后就再也没有力气。

✧令他吃惊的事发生了。

他的剑由于鲜血注入,发出了光亮,然而这冰蓝色的光竟越来越强,并且延伸到他握剑的手臂上,消失在深处。
更让他惊异的是,随着光亮的进入,自己的体内似乎冲进一股清流,不断奔涌,让他感到格外舒适。数值显示他的体力、法力在缓缓恢复。
他回头看到了受伤的那个人。他还没有死,但是看起来异常的平静,没有反抗的动作,眼里也没有一丝恨意。甚至眼睛深处还有一些难以名状的悲伤。淡淡地望着他。
他的心瞬间就体会到了和地上那个人同样的痛。因为那再熟悉不过的眼神。

“谢谢你,让我可以离开。”那个人平静地说道,可他却感到自己的手在隐隐颤动。他注意到,那个人的容貌和嗓音,和自己竟那么的相似。
“战争是这么激烈,没有人会给我机会,也不会允许……他们永远不会了解到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……我也不知道这有何意义……”
他听着,视野里只有下方的冰蓝色光亮。清流仍在血管里汩汩流动。疼痛已不复存在。他看到对方的表情,蓝紫色的瞳孔里是冰冷而孤寂的眼神,一副与世界完全断开联系的样子。

“抱歉!我也是被迫的,我真的不想这样……”他说。
“我能理解。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他实在忍不住,问:“可是,你为什么要把‘血’传给我?”
说完,他又查看了一下数据,发现“体力”的进度条已经完全补满,然而准确数字竟还在不断上升着。
“……因为,这是我惟一能留给你的东西了,你一定也很需要吧,而且除非这样,否则我无法死去……多亏了你……但我没想到,会用这样的方式遇到你……你知道有个说法,人们都有一个对立面吗?”
他说:“是的,每个人在世界的某个角落,都会有一个人恰好是他的对立面。”他难受地想,也许他已经猜到了。
那个人说话已有点勉强:“要说对不起的其实是我……是我让你,失去了自己的黑暗面,失去了在这个地球上……惟一与你,命运相通的人……原谅我,我现在真的无所留恋……”淡漠的声音掩藏的却是深至海底的绝望。

他明白,面前这个人跟他不是陌生的两个人,原来他们只是光明和黑暗的两个面的关系,而他的黑暗面每分每秒的所想,每天的遭遇,正是他在经历的,只不过另一面处在比他的阴暗得多的角落,而他只是极力克制着那些情绪。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另一个他啊。
[P.S.这个人的黑暗面拥有多倍生命力,比常人更不容易受伤或死去。除非把生命力值降到1倍以下。]
他回忆起这不到二十年的生命里,每一个不期而至的近乎绝境的深夜,数不清的离别、挫败、屈辱和不被理解的无助,每个末日破晓,咽下泪水就继续新的一天。
只有心在痛,痛得难以抑制。黑夜仿佛阻塞了呼吸。
从此漫长的有生之年,真的只有他孤独一人……

“不,”他说,“我只要,只要你不会再这么痛苦。我们都是一样。这没什么,很快就会……结束了。”
他的黑暗面用更虚弱的声音说:“是啊,这让人心碎的世界啊……很快就能告别了……还是希望你不用再这样了……唉,想想过去经历的一切悲伤、失望和罪恶,就感觉这一刻来得太晚……”

然后,他感到血管里的流速猝不及防地加快了一些,甚至有力量在冲击,但稍后就平复下来,像他把剑插下去之前那样。他看见,面前的人被淡淡的冰蓝色光芒笼罩,一片荧光中,他的身体一点点在空中“溶解”,透明。
「魂飞魄散」……
他是如此无力。

光芒已经消失,他从地上用力拔出剑来,在它脱离地面时,他手上的法力在一瞬间解除,一念之下,它就像水晶一样在地上断为碎片,而后那上面的光也渐渐熄灭。他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。……

他像失去知觉一样,静静地呆到天色半亮,静静地挨过这最孤独的时刻。地面上已然一片空荡,一滴血也看不到,让他不禁怀疑昨晚那一切是个梦。可是他的长剑已经不在身边,那些忧伤的景象也还那么清晰。他打开消息中心,“今晚的突袭大获全胜,现在全军返回”。他看到自己的体力值已经是满值的三倍多。
他转身向战场的边缘缓缓走去。途中他也有意从荆棘中穿过,可是皮肤所破之处只是划过冰蓝色的亮光,就恢复如初。

是的,“我”曾经死过,但我还会在世上继续走下去,无论寒风还是冷雨。带着你我的伤。代替你。
另一个自己……

他想,从此再也不会有人知道,他的这个令人极度心痛的夜晚,他心里的黑暗而卑微的角落。永远也不会有一个人。

★END★

【P.S.当时还整了一幅人物设定图…现在看来……

啊啊啊啊啊啊啊丑S了!!!!!!!!!】

评论

热度(1)

  1. Ice_Through天野陌衣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