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野陌衣

糙,个人可能更注重构成和脑洞,忽视最要命的完成度,偶尔哪天有了完成度,只有以下可能↓↓
画神附体/约稿/真的闲得蛋疼【

【随笔 混个更…×】light gold memories

上个月,62天到36天,只有一堆没完成的破脑洞……所以就不好意思发啦~
总觉得复习不够,画完会有负罪感……所以坐等毕业×

好啦这是正文↓写于20180416

夜色最终还是渐渐降临。果然是回春,天黑得明显比冬至那时晚多了。

楼前的大灯不知何时已经亮起,越发显得明亮,不过根据记忆,晚上课间时应该就会关上了吧。

四月的风,似乎不像三月的那样有灵气了,不过在这缓缓降临的黄昏中,我的头脑中渐渐浮起了许多很久前的回忆。

那些亮得发粉的温热的下午,那些上个世纪出版的教儿童画的薄书,那些褪了点色的稚拙而粗糙的画面,那些用了又买不厌其烦的油画棒……同时,还有无论如何也比现在年轻十岁的爷爷。

心里一层惆怅。
随着时间推移,越发地感到意识中的画面渐渐变白,对比不再强烈,还笼着若有若无的淡淡金黄,感到自己好像快要融化在那金黄而粉质的境界里了,时间也好像已完成了与十四年前的融合……

让我就此融化在那模糊的回忆里吧,失去对比,变成淡金色的水粉残渣混在那里面,和那时的每个家人每件老旧的家具宁静地呆在一起,迅速分解消失。

……

夜色深深沉降,门外变得黑白分明,夏季专属的洋溢着悠闲的夜风也许正在那里徜徉着。

此刻的我,望着外面正对的两棵法国梧桐树,有一点点伤心和嫉妒,从某个角度上说,树也能比我自由啊。尽管被人类永久地束缚在了一个固定地方,但树的自由,应该也会有一些人能够懂得吧。

(人类用脑子成就了自己,也用脑子毁灭了自己。)

评论

热度(1)

  1. Ice_Through天野陌衣 转载了此文字